2019第19届南京国际纺博会[春夏]
面辅料/纱线/服装服饰贴牌/缝制设备/服装智造
2019.06.17-19 南京国际展览中心
越南入群CPTPP,世界第三大纺织品服装出口国竞争力又提升?
来源:中国纺织报 | 作者:fzexpo | 发布时间: 2019-02-22 | 122 次浏览 | 分享到:
《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CPTPP”)于2019年1月14日在越南正式生效,越南成为批准CPTPP的第7个国家,此前该协议已经在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墨西哥和新加坡等6国正式生效。据统计,CPTPP协议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占据全球各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3%,涉及人口超5亿。CPTPP将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联盟,仅次于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和欧盟(EU)。


CPTPP协议生效究竟会给越南纺织服装业带来怎样的改变?将出现哪些新的因素驱动中国纺企投资越南?如何冷静客观看待越南加入CPTPP对当地纺服业发展的影响?


完善产业链让“越南制造”更具竞争力


业界普遍认为,加入CPTPP将使得“越南制造”底气更足。据了解,CPTPP成员国同意免除符合原产地规则的越南进口产品97%至100%关税。越南胡志明市纺织协会主席范春红对此表示,对于纺织服装行业来说,CPTPP生效后,满足原产地要求和共同技术标准的越南产品将享有零关税出口优惠,而目前,越南对未与其签署自贸协定的市场出口产品的平均税率在10%以上。


范春红补充道,更重要的是,越南加入CPTPP可以推动出口市场多元化,其中,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是越南纺织品服装出口最具潜力的两大市场。此前,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采购商几乎不会关注越南生产的纺织品服装,然而最近这些国家的很多采购商已赴越南主动了解当地纺织品服装产品生产情况,并积极签署了相关采购合同。


特别是这1个月以来,该协会成员企业正尽快展开人力资源培训,努力革新技术和设备,优化生产供应链。为了将机会转化成具体的订单以及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当地纺企还主动了解CPTPP中所涉及的环境和质量标准以及产品来源等新问题。可见,越南正充分利用CPTPP所带来的利益,积极增强产品竞争力,提升“越南制造”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近年来,越南纺服业发展迅猛,成为海外投资者逐利的重点市场。越南纺织服装集团总经理黎进长日前公开表示,2018年越南纺织品服装出口额达36亿美元,同比增长16%。越南正紧跟中国和印度,成为世界第三大纺织品服装出口国。黎进长评价说,2018年越南纺服业取得的成果是连续多年积极完善产业链的作用,进而赢得客户的优先选择。


众所周知,越南当地在纺服原材料供应方面严重匮乏。据越南当地媒体报道,当释放出CPTPP将要落地越南的利好消息后,仅2018年上半年,越南纺服业就吸引外国直接投资(FDI)28亿美元,使该行业外国直接投资总额达到近175亿美元。例如,德国在越南大叻市投资兴建了总额达5000万美元的绵羊绒纱线工厂,美国也在越南同奈省投建了缝纫线生产厂。


其中,大叻绵羊绒纱线工厂由德国生产梭织纱的Sudwolle集团与胡志明市莲芳股份公司合资,占地面积6.1万平方米,其中厂房面积3.2万平米,计划年产量达到4000吨纱线,一半用于出口。该厂投入运行后年营业收入将达1亿美元,可为当地400余名劳动者创造就业机会。据悉,该工厂产品主要供应越南国内使用羊绒纱线生产下游产品的制造企业。此前,越南生产商主要依赖从澳大利亚进口羊绒纱线。


除了其他国家投资可以为“越南制造”提供完善的上下游生产供应链,在CPTPP协约国内部,CPTPP的原产地规则尤其鼓励成员国间的生产一体化,以促进成员国之间完整供应链的形成。这将更好地弥补当地产业链不完善的弱项,使“越南制造”更具竞争力。


多重因素驱动产能集中落地越南


当前,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因为人口结构年轻,地理位置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优势,成为承接中国产业转移的主力军。特别是作为东盟的成员国之一,越南通过多个自贸协定,可以享受来自多国的关税优惠政策,这对于越南发展出口外向型经济有很大的助益。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越南参与的自贸协定将近20个,其中包括越南加入CPTPP。


2018年底,我国知名色纺供应商和制造商——华孚时尚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拟通过下属子公司投资华孚在越南隆安省兴建的新型纱线项目,该项目产能50万锭,总投资额25亿元人民币。项目系企业规划中的100万锭新型纱线项目第一期。此前,越南华孚工业园开园仪式暨“浙商绿尚小镇”项目签约仪式在越南举行。


华孚时尚董事长孙伟挺认为,越南已成为华孚在东南亚的快速反应生产基地,投资越南可有效降低主要原料境内外价差对成本的影响,充分利用当地政策、劳动力成本及区位优势,减少国际物流费用,规避关税壁垒,提高产品竞争力。


总部位于浙江宁波的申洲针织有限公司是具备垂直供应链体系的针织品制造企业,主要以OEM的方式为下游客户提供针织品,主要客户包括优衣库、阿迪达斯、耐克、彪马等国际知名品牌,产品远销亚太、欧美市场。申洲在越南设有面料和成衣生产工厂,预计海外员工(柬埔寨、越南)占总员工数量将超过1/3。然而越南工厂的人均产量仍然低于申洲的中国工厂,因此未来仍有一定的提升空间。乘借CPTPP东风,申洲计划2019年下半年在越南增加5000名工人(目前当地工人总数超过11000人),通过持续的自动化来提高工人效率。


对于近来中美贸易摩擦仍不确定的风险,申洲相关国际业务负责人表示,希望通过海外产能规避风险。他透露,目前美国市场份额居申洲第三大单一市场位置,而越南产能可以直供美国。


同样为规避中美贸易摩擦风险投资越南市场的浙江针织企业健盛集团在2018年上半年,完成了对越南袜业生产基地的全面投产,同比增长80.7%,2018年实现产量约1.2亿双。此外,健盛在越南也注重上游配套的扩展建设,2018年4月,越南海防市氨纶橡筋厂再次扩产,主要进行包覆纱生产。而越南兴安省的染色工厂一年内可完成4000吨染色产品。上游完善的供应链叠加下游生产制造环节扩张,能有效确保越南当地纺服生产效率的提升。健盛日前发布公告称,由健盛越南(袜业)有限公司出资建设健盛越南清化(袜业)有限公司年新增9000万双中高档棉袜生产线项目,该项目总投资为2亿元。由健盛(越南)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出资建设年产1800万件无缝针织运动服饰新建项目,项目总投资为2.5亿元。据中国海关统计,健盛袜品连续多年居全国同类产品出口前列。据其最新财报显示,2018年受越南当地释放政策利好影响,健盛客户数量和客户订单增加明显。


投资热导致越南生产成本上涨过快


有业内人士谈到,CPTPP和美国退出前于2015年签署的TPP相比,无论其规模和标准都有明显的下降。美国退出后实际上由日本承担了主导CPTPP的重担,而日本在国内经济复苏乏力、国际竞争力下滑的情况下,能否发挥11个国家的协调和引领作用值得商榷。


另外,越南经济在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也有不少隐忧。目前越南经济发展主要依靠扩大投资总额,对外国资本的依赖程度较大,一旦出现全球经济危机,投资下滑就会导致越南经济衰变。例如,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外资纷纷撤离越南,导致当地GDP增速下降。此外,越南生产效率也有待提高。据国际劳动组织统计,越南的劳动效率仅相当于中国的1/3。尽管越南当地政府和行业组织正越来越重视劳动力素质问题,但由于越南经济体量较小,抗风险能力也较弱。因此,全球经济形势一旦发生重大变化,越南经济受到的打击将是沉重的。


更应该看到,目前外资在越南主要还是用在投建工厂上,工业用地价格涨幅很大,这对投资企业来说压力不小。据当地媒体报道,在越南有些地方,比如胡志明市、平阳省、隆安省和同奈诸省这些纺织服装产业重点地区,生产成本已经不再低了。尽管这些地区有良好的交通设施和运输渠道,但成本压力已然成为投资企业的负担。来自上海的一家纺织企业负责人指出,受此轮投资热影响,近年来越南土地、人工和建材成本猛涨。在距胡志明市约70公里的同奈省某工业园,长期租赁工业用地价格已从去年的每平方米60美元至70美元,上升到90美元。这家纺织企业在越南河内投资了一家服装加工厂,单单就投资用地就占去了企业较大部分资金。他说,特别是最近几个月,在越南建厂的成本飙升,许多企业都负担不起,仅搬迁初步阶段,比如改换厂房、把自动化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到那里,并支付补贴派中国熟练工前去,就花掉很多资金,成本比在中国建同样大小的工厂居然还要高。尽管企业最近接了不少订单,囿于成本投入压力,利润并不高。因此,该企业并不准备扩大在越南的投资力度。


有经济学家就此谈到,实事求是地讲,越南要取代中国成为 “世界工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18年,越南GDP总量为2405亿美元,而中国GDP总量相当于10多万亿美元,两者经济体量差距很大。再者,2018年越南的进出口贸易总额首创纪录,但也只是与中国一个沿海省区的进出口额相当。


此外,越南的企业管理水平相对滞后,国土面积有限,一些原材料的贫乏,也使制造业的发展受到一定制约。这位经济学家认为,以越南自身的条件来说,想要成为世界工厂,特别是替代中国,这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目标。因而,尽管越南加入CPTPP,但中国纺企仍应该正确评估自身财政情况、市场份额、原辅料生产能力、劳动力和设备等的现状,不能一时头脑过热,盲目到越南投资,以致得不偿失。


来源:中国纺织报
交通指南